不为人知的教务主任室

立马观看【免费AV谜片】 大神带队【高胜率交流群】
签到领取【任蜂鸟商品】 限时送【放置传说礼包码】

经过了周末的酷刑,她的身体全身酸痛,所以她迟到了一小时。
「啊!好美啊!」
石黑走在她的背后,一手抚摸著她的秀发,一手摸著她的屁股,赞美的说著
「啊!对不起,我的身体还很痛。」
「你在赶?你这个淫妇。」
石黑用力的抽打著她的屁股。
「你要记得你是我的情妇。」
石黑一面说著,一面开始动手动脚了。
「叫啊!」
「求求你,不要在这里,不好看的。」
她的衣服已经被拉丁开来,露出了雪白的肩膀,裕美不敢大声吭气,低声下气的又说:
「我该走去上课了。」
「上课!难道比我作乐还重要吗?」
「呜」
他拉扯著裕美的肩头,痛得使她哭泣著,她的羞辱感再度的升起,对于这些她只有无奈的承受著。
「不,不要,今天下要….」
石黑开始脱她的衣服,裕美低声的说著,手腕动著做著无畏的抵抗,她身上散发甘美的士人的体味,使石黑又燃起了嗜虐的欲望,他没有说话,整个人沈浸在快感中。
石黑看她全身肌肉雪白如玉,不由淫心大动,便用一支手伸到她的两腿问,去摸她的下体。
「哎,裕美,你真使男人神魂颠倒呀!」
石黑说著,身子紧靠著她的身体,大胆的伸手环抱著她的肩,轻吻著她的脸,她的脖子。
他的手揉著她的玉腿,然后手不客气的摸进了她的裙内,捏弄著大腿肉,慢慢摸了三角裤,三角裤被淫水湿了一大片。
她觉得下体微痒,微微扭著身子。
石黑已经熟知裕美微妙的性感地带,他绕过她的身边,站在她的身后,手绕到胸前,揉著柔软的胸部,那支爪捏得乳房变形了,手指捏弄著乳头,这时裕美转身过去,两人面对不著。
石黑将她的内裤脱掉,手抚摸著她的纤毛,在花园中寻宝。
「哈哈,都湿了。」
石黑的指尖押开了敏感的花瓣,然后吻上下裕美的嘴,裕美满脸通红的摇摆著。她实在很厌恶石黑。
「啊,不….」
石黑的指尖押进花园的深处,裕美悲呜著。
在午前的课业告了一段落的立川俊,走出了教室。睡眠不充足的充血的眼,俱怒的向教务主任的办公室走去,一位学生抱著牛奶,原来笑著想和他打招呼,一看他杀气腾腾的样子,顿时笑容僵住了
今天是石黑文造的末日,昨晚克敏来到立川的家,将女老师山叶立川被强奸,他决定要除去这个大恶魔。
立川站往教务主任办公室的门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在这时候,他听到从屋子里传来女人的声音,一直说著不要!。他仔细的倾听著,传来石黑低低的淫色声,以及女人哭泣的声音,当然他立即明白里面发生了什事。
立川冷静的该如何下手,于是他扭了扭门把手,门是从里面反锁的,他必须想办法破门而入。
他往后退了几步,他的身体是经过锻链的,他一股作气的往前冲,突破了办公室的门。
「啊,干什,无礼者。」
石黑狼狈的叫著,脸红了,旁边站著裸身的裕美。
瞬间,看著这一幕,立川顿时呆住了。在一秒之后,他清醒了过来,立川的裸体就是现场最好证明。
「你不该随便闯进来的,立川老师。」
石黑大声的喝斥立川。立川也恨忿怒的说:
「你这是什为人师表啊!主任,这里是神圣的学校中,大白天的你也好意思干这种事。」
「啊.不!这个我….」
石黑眼见形势不利时,狡猾的笑一笑,观查立川的脸色。立川瞪了石黑一眼
「来!不要怕,我们一起回家。」
立川抱著脸色苍白裕美的肩膀,正要走出屋外。石黑见行迹败露,冲动的冲出去,准备殴打立川。
「你不可以带她走。」
石黑理直气壮的叫著。立川忍无可,忍一步步的靠近他,他也一步步的向后退,不由的说:
「干什?你要干什」
挥出强烈的一拳,命中石黑的额头。
石黑被打倒,应声而倒了下去,立川拉著立川的手,走出了教务主任的办公
裕美很意外他来救她,在她的心底产生了微妙的情愫,立川以胜利的姿态带她走出了黑暗。
「啊,真是太爽了,真想再多揍他几下。你没有关系吧!以后你再不必受他的威胁了。」
日落的阳光照在立川精悍的脸上,他的牙齿好白呀!
裕美没有赶,和他亦步亦驱的走著,她高兴的掉下泪来,立川搭在她肩上的手,传来一股暖流。
藤村惠子的身体也正受迫害。惠子今天被押到曾经凌辱裕美的地下室,而这个人便是权藤。
由于少女的强烈好奇心,使权藤很顺手的接近了她。地下室的情景,使权藤忆起曾和克敏在这里奸了女老师。
惠子并不知道这种状况。克敏昨晚决定救山叶裕美,那也一定要救无邪的惠
权藤以克敏为饵,将惠子骗进车中。他在车中对惠子毛手毛脚的,惠子狼狈
他的手在她穿著制服的身双上爱抚著,强迫吻著她的嘴。
他露出邪恶的淫相,他是身经百战的,知道如何在适当的时机攻击惠子。
惠子喝著他带来的饮料,她毫无警惕的一入口后,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侵袭著她
权藤一手揽著她的腰,一手隔著制服抚摸她的身体,内心暗自高兴。这个可怜的惠子是清明学园的校花,克敏得手后,他也想尝一尝。
自从玩过了绝世美人教师后,没想到还有美少女,他觉得自己的手段高明多了。
这个楚楚可怜清纯的美少女,毫无知觉的一步一步走入预设的陷阱,大胆的和他聊天。
聊著她心爱的克敏。
最近,权藤很少见到克敏。为了避开克敏,他可是计划了好久。今晚,他决定好好的尝一尝新鲜的少女的身体。
「啊,你的脸为什白呢?
他看著穿著制服的惠子的身体,那柔软的头发垂在肩上,权藤的手抚摸著她的脸。
「啊!不要!」
惠子槌打著眼前的男人。
刚踏入这个地下室时,天井下垂挂著手拷,旁边放著调教台的道具,这阴森的光景,使惠子不寒而栗。
「啊!山叶老师….」
她想起老师在这里被折磨的事,心痛而又害怕。
「哈哈,你逃不了了。」
权藤卑猥的笑著,手伸向她的制服。惠子一看情况不对,开始抵抗著,嘶嘶的一阵破裂的声音,他粗鲁的将她的衣服撕碎了。
「鸣!不要」
权藤的手伸了过来,惠子不安的叫著。
「是不是觉得很焦急呀!小姐!」
权藤伸出魔掌,一手抱著她的腰,将她的内裤脱去。
美少女新鲜的下体,使权藤的情欲激增,他盯著这全身雪白稚嫩的身体,感觉心底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权藤抱著她,缓缓的拉下胸罩的肩带,惠子站立著。
「啊!权藤先生,山叶老师是不是也是在这里被玩过的?」
他的手正抚著她的胸部,随著惠子的诱惑,他已经情欲高涨了,权藤听他这样说,整个脸色都变了,惠子斜著眼看著他。
「你….你怎知道的?」
「啊?什?哦!是克敏说的,他得意极了,你不是也看见了吗?老师的脸」
在途中,权藤松懈了警戒,惠子拼命的表演著,希望也能够逼真一点,可是他的心不听使唤的卜卜乱跳著。冷汗也冒了出来。
「啊!你都知道了吗?就是那样刺进去,很刺激吧!」
权藤没有回答,他一直看著目前的新鲜的猎物,他有把握将眼前的秀色可餐口气都吃掉。
「哦!你是不是想看看当时的情形呀!」
权藤站了起来,向隔壁的房间走去。
惠子睁大眼看著,克敏说过那个房间。权藤把凌辱的女人用摄影机拍下来,然后由他保管,惠子必须把录影带拿到手。
于是惠子也跟了过去,同时,权藤从那个房间走出来,手上拿著录影带走了川来。
他将带去放进放影机中,按下再生键,大萤幕出现了教务主任石黑,和全身被绑著的裕美,他的展开淫靡的攻击,石黑舔著秘奥处的声音,然后又出现了裕美哭泣的样子。
由于地下室的不良气味刺激著惠子的鼻子,连续的鼻酸,使惠子最初想呕吐的不快感升上来。
在她看画面的同时,背后权藤伸出手,揉著她的乳房,用舌头爱抚著她的肩膀,惠子假装进入状况。
「怎啦!是不是非常的棒,你看了以后,下面有没有湿了呢?呵呵是不是啊!」
权藤卑猥在她身边低语著。惠子看著画面,有权藤舔著嘴角,眺望著她的美姿。
惠子也不知该做如何回答,身体的内侧产生了亢奋,喉咙也很干燥,权藤的手伸过来,使她非常的狼狈。
「呀!不要啊….」
「胡说,怎不要呢?」
他抱著惠子的身体,想要一口气的将肉棒插进少女的秘洞里。
「哦,真是太美了。」
权藤赞美的说著。
「啊!等一下」
「哦!不!不能等了,我已经忍受不住了,快一点来乐一乐吧!」
权藤放下了她,惠子的脚触到了地面,他的手还是搂抱著她,怕她趁著不注意时逃脱。
「啊!不要,不要这样啊!」
惠子开始在他怀中挣扎著,她的秀发乱动著,她企图想要逃走,这时的权藤充惭欲望。
「啊!」
他将她的胸衣取了下来,惠子的双手盖著乳房,惠子凝视著权藤股间怒张的肉棒.这个美少女,在他的观察中,她的皮肤柔嫩光滑,平坦的腹部没有脂肪,冰清玉洁的样子
「你这样遮著,我怎看得见啊!」
于是他拉下她遮著乳房的两手。突然权藤的另外一支手从背后拿出手挎来,将她的两手拷住。
「啊!这是怎回事,拿下来,权藤先生,求求你。」
「嘿嘿!这样也不错啊!别怕,不很久的。我教你一些大人做爱的方式。」
他卑鄙的笑容浮现著,从惠子的背后,权藤握著惠子白桃似的乳房。
「怎样?像不像你的恋人克敏揉好的样子。」
「啊啊….你….不要」
权藤的两手揉著惠子的乳房,那种柔软的感觉,使他爱不释手,他突然将她压倒。
「啊啊啊….不,不要,不….求求你。」
恐怖的感觉以及羞耻,使她的身体抖动著,惠子不安的悲呜著
「别叫啦!没有人听到的啦!」
他抚摸著她,玩弄著她的每一个脚趾头,权藤一用力,粗鲁的将她的脚拉开。
「哈哈哈!今天就只有我一个人享用了。」
他的指尖描绘著惠子的逆三角形阴毛,他双眼充满血的盯著她。
「唔!呜」
惠子的眼流著大粒的泪珠。她用力的咬著自己的嘴唇,唇上渗出了血迹,惠子真是后悔见权藤这个卑鄙的小人,现在只有克敏可以救她了,但是克敏到底在那里呢?
「哈哈哈!插进去就不痛了。」
权藤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横躺在惠子的身边,一手摸若黑黑隆起的肉块。
「我比克敏要厉害,且时间更长,放出的精液也更多,放心的享受吧!我让你舒舒服服的。」
他握著那肉棒,在她的面晃动著,惠子将眼睛闭上,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快来救我….克敏….」
她在心中不断的祈祷著。
其实克敏早就来了,他一直按耐著情绪的爆发,躲在柱子后,看著他们两个人的样子。
权藤侵袭惠子的身体,惠子实在很厌恶眼前的男人,她对他一点性趣也没有。她一直说等一下来拖延时间。
权藤一直夸耀著自己的肉棒,惠子很嫌恶的看著他。
「嘿嘿!不坏的,看我的棒子是多巨大啊」权藤开始挑逗著惠子。
「不要!不要!权藤,把手拷打开。」
她那美丽的雪白肩膀前后摇动,而那美妙的乳房也随之晃动,泪水从美妙的瞳孔流了出来。弄湿了黑发。她的一举一动,都使权藤爱嗜虐的兽性燃烧得更加旺盛。
「啊啊」
权藤的指尖摸著惠子羞耻的阴唇,爱怃著花瓣,惠子优美的大腿死夹著不松开。
「呜!这个颜色好美,形状长得妙极了,可爱耶!」
权藤的手摸到那里,视线就跟到那里,感动的说著,手指搓著肉壁,然后孳进去。
这时萤幕中的裕美的声音呜咽著.石黑的声音响起了,然后是交媾的发出来的声音。
她的两季就跟裕美一样,失去了自由,惠子拼命的抵抗。
「啊,克敏,你到底在那里?快来救我啊!」
权藤的指尖在她的花园爱抚著,一手抽住惠子摇摆的头,低下头来,夺去了她的唇。
「咦!怎不听话了」
他用力的压著惠子左右摇摆不停的头,权藤强力的将自己的唇,重重的压上惠子的唇,舌头伸进惠子的口腔中。
克敏躲在柱子的后面,他的眼睛盯著权藤吻著惠子的姿势,胸中激起了强烈的嫉妒心。同时,他的生理产生一种几奋的感情,股间的肉棒胀了起来。
「你这个畜生,若你对惠子怎样?看我怎对你?」
权藤的中指寓惠子的肉壁中,手指头亲吻著肉芽、他轻轻的揉著肉芽。然后吸吹著惠子甘美的舌头,将那甜蜜的唾液吞了下去。
他挖弄了肉层以后,惠子的秘洞流出了淫水,这是她所不能控制的,她心中是多的讨厌,可是身体要这样也没办法。
「啊啊….」
他的脸埋在惠子的两腿间,伸出舌头说,
「哎呀!流了那多的水出来,干了多可惜呀!让我用我的舌功,来为你服务吧」
他伸出了舌头,嘶嘶的舔著,啧啧的吸吮著她的淫水,当他吸了一口,又流出了更多的淫水,他饮得不亦乐乎。
权藤的舌尖伸进去,翻开阴唇,在阴洞中挣挣著,弄得惠子的心痒得不得了,扭动著屁股。
当他的舌尖轻触到敏感的阴核时,她的身体发抖。
「是不是想要了,我今天一定要好好的干五次才干休,来吧,挺起你的屁股吧!」
于是他抱著惠子的大腿,作势要将肉棒插进去。
「啊啊啊钢,好恐怖啊!不,不要啊!」
惠子绝望的叫著,瞬间,权藤已达到快感了,并不知道克敏慢慢的接近。
「呀!你这支猪!」
这时,克敏随意抓起木棒,用力的敲著身体的后脑,权藤倒在惠子的裸身上,克敏将他的身体翻开,拉出了惠子。
昏过去了的权藤,那支怒张的肉畴^V天挺立著,非常的滑稽。
「克敏!呜….我就知道你来救我的,呜….」
惠子一看到克敏,全身的紧张肌肉松懈了下来,而大哭了起来。对于免遭毒手而庆幸
「你的脸好白啊!」
「嗯!你知道吗?我真想咬舌自尽呢」
克敏从权藤的背后拿起了手拷的钥匙,帮惠子的手拷打开,惠子的两手恢复了自由,将那手拷拷在权藤的手上。然后靠近惠子,从背后抱住她。
「咦,不要。干什啊!」
「哦!惠子,当那个男人靠近时,我是多的紧张啊!」
「啊,真的吗?」
惠子很感动的,两人热烈的拥吻在一起了

家庭乱伦

分享到QQ空间 QQ空间
分享到推特 Twitter
分享到飞机TG Telegram
分享到Facebook Facebook
分享到微信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