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淫 上篇 (我与绝世美女的爱)01-10 + 下篇(小姨子主导的性爱)11-31 (7/29)

立马观看【免费AV谜片】 大神带队【高胜率交流群】
签到领取【任蜂鸟商品】 限时送【放置传说礼包码】

 第二十二章

  时间就这么一天又一天的过,7 月份时小悠发来彩信,她的店已经开业,因
为没多少积蓄便不请我们吃饭,等过年回来请,8 月份时的彩信说她在上海找了
个男朋友,是两人亲密合影,小悠穿了高跟鞋还没那男的高,可见他至少有185 ,
身材看起来很好,脸也长的有型,不是帅的那种。

  无聊QQ聊天我会调侃她几句,她也不避讳,说她男朋友就是中国足球球员,
每次干到她腿软都不射,我说我也能做到,她说我的太小了,她男朋友的可20多
厘米呢,比我的也粗不少,她就喜欢她男朋友那样的,不喜欢我!

  我说我好想她,她说想她就去看她,我问不怕男朋友吃醋么?她说她男朋友
不和她住一起,只有她想要时才会打电话让他来满足她的淫欲,我就算去了也不
一定碰到他。

  还有些乱七八糟的事,我和小若的生活过的很平淡便越发想她,将情况跟小
若说了后,小若允许我去上海看她,我问她不吃醋么?她说爱是很奇妙的事情,
还鼓励我说服小悠回来,她也觉得有小悠在的日子,做爱更加有意思!

  我便跟小悠说好去上海咯!

  按照指示到达小悠那古珺,一间不怎么大的三间门面房,装修比较典雅,
她正坐在小圆桌边和另外一位同样貌美的女子交谈,那女子身穿黑色连衣裙,上
边绣了许多白花,黑色丝袜,头发烫成波浪卷还被束起,一顶黑白大帽檐帽子与
服装相得益彰,化了淡妆但唇涂得很红,小悠则身穿白色连衣裙,中间束了根腰
带,光腿高跟。

  一见我进来,小悠热情过来拉住我的手,「丽姐,我为你介绍一下,这是我
姐夫小云,姐夫,这是丽姐!」

  「丽姐好!」

  ……打完招呼,那被称为丽姐的起身笑著离开,她不但相貌好,身材也相当
不错,还真是美人集堆呐!

  待她走后我询问才知晓,原来那人是上海市委书记的儿媳妇,和小悠认识后
经常来做她生意,恰好今天是她老公散生日,晚上在他家开party ,特别过来邀
请小悠,听后觉著真有意思,市委书记的儿媳妇,亲自来邀请小悠晚上去,打个
电话不就行了,可见小悠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既然我去了,小悠把门关上陪我出去玩,我笑问她生意不要紧么?她回了句,
「姐夫重要,人家要衣服会打电话给我的。」

  「都说开店要守店,你这样子哪有钱赚哦?」

  「嘻嘻,姐夫落伍了,我这种店一年到头很少有人光顾,基本都是酒会上互
相介绍的生意,而且一年做一件衣服就赚很多了,你以为是服装超市啊,一直要
开著门。」

  「那你平时不挺舒服?」

  「嗯!看看小说听听音乐,就没人陪逛街,有你来了更舒服!」

  「哇你这么漂亮,想人陪逛街不一拉一大把么?」

  「看不上!」

  ……就这样,我变成她的伴,用她的话说,我是男闺蜜,下午去了好多个商
场,小悠一直挽著我的手,就跟属于我的小女人一样,除了尝试挑选适合她的各
式衣服外,还为我挑选了西装,我问她自己开服装店怎么来别人这买衣服,她说
这是一种消费互利,因为她来这些商场买衣服,同样商场的老板们也会去她那做
服装,虽是同一行业,但大家做朋友的话可以互相介绍,互惠互利!

  几身衣服买下来,价格还真不低,就像小悠为我挑选的一套阿玛尼的西服,
穿著也没什么很特别么,居然要3W多,以前在装潢店做老总时,穿几千快的衣服
已经觉得够奢侈了,没想到上海的档次这么高,果然钱不是钱啊!

  「那你给人家做的西服得什么价格?」回家的路上我笑问道。

  「一般我不定制西服。」小悠笑著摇摇头,「男人的西服现在品牌店太多,
价格再高也就5W左右了,我专做女装,皮草大衣,定制包包,价格至少30万以上!」

  「哇!那你不赚死了!」我眼冒星星望著她,「一件衣服几十万,利润高么?」

  「高呀!100 快赚90快!」

  「哇!那开这个店不赚死了!」

  「呵呵!」小悠笑笑,「走吧,回去准备准备,一起去了!」

  夜幕降临,小悠穿了件紫色长裙,边全真空,黑色高跟鞋,挽著我的手打
的去目的地,远郊一间非常豪华的别墅,比我在小河造的闪亮多了,来的人都盛
装打扮,豪车云集,但一水的都跑车,看来都是些小年轻,个个穿的人模人样,
嫩模不断穿梭在其中,寿星看起来很阳光健康,中间的事就不详说了,毕竟是H
小说嘛!

  期间小悠不断为我介绍那人是谁,身上穿的是什么牌子的衣服,什么时期的
款式,谁谁谁的是定制的,边仿了谁谁谁的风格,但又加入了自己的元素,常
混迹这种层次的人都一眼能认出,此时我对小悠的敬意顿时再上一个层次,做一
行一定要专一行,就她这点本事,一件衣服几十万甚至几百万,也值!

  虽然小悠是颗耀眼的明星,但也很少有人前来搭讪,可能因为旁边有我这个
「冒牌男友」吧,即便有想询问联系方式的,她也笑著将我推在前边拒绝别人,
回来时有人见我们打的,开著自己的车要炫耀送我们,当然这是不需要的啦!

  回到小悠住的地方,一间三室一厅的房子,租的,上海的房价就是贵,只是
个普通小区,月租金居然要六千多,这在常州可以租到比较黄金地段的商品房了。
一般在上海的人都会合租,小悠喜欢清静就没有再租出去,洗刷干净后我问自己
睡哪,她笑笑没铺我的床,那我搓搓手说可以睡你床上了,她点头表示同意。

  晚上,我搂著她,只是搂著而已,她能允许我的就只到这个地步,可美人在
怀还是裸著的,抚摸那光滑细腻的皮肤,叫我怎么能不乱,某物一直挺立躁乱不
安,她却呼吸平稳睡的很安心,我尝试著亲了她一口,她身体敏感叮嗯一声醒了
过来。

  「怎么?有我在怀还睡不著啊?」

  「我……这样抱著你,却不能做什么,是有点睡不著!」

  「呵呵,那你还想要什么?」小悠美目望著我,望得我有点心虚,但箭在弦
上不得不发,我鼓起勇气说道:「想要ML!」

  「ML?」小悠估计点点我MM,「啥意思?」

  「就是……」我将这两个字母原本的意思在小悠耳朵边轻声一说,惹得小悠
娇笑了起来,她笑的很开心,笑的花枝乱颤,笑的我一头雾水,「怎么了嘛?有
这么好笑么?」

  「没有,没有!」小悠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姐夫,你就这点胆气,想要做
什么都不敢直接说出来的?还ML,哈哈,哈哈哈哈!」

  「我遇到你就会害羞,那你愿意不?」我小心问道。

  「不愿意!」小悠摇摇头望著我。

  「为什么啊?」

  「因为……」小悠手指点著嘴唇,「你的太小!而且根据以前看来,持久力
太低,我怕等会得不到满足会睡不著,再说这几天也不想,等想的时候可以打电
话叫她男朋友来……」

  我的脑袋就如同被雷劈了般,瞬间短路一片空白,接下来的话全是她怎么
吹嘘那人的能力多么多么强,他多么多么听话,多么多么有男人味,多么多么…
…我完全没有力气听下去了,我只知道,那人叫林瑯,且就叫他小狼了。

  一晚上,整整一晚上,我压根就没有闭眼,美人在怀,她心想的却是别人,
闻著她身上女人特有的香味,自问自己在其心目中是怎样的地位,既然心全是
小狼的好,为什么还要答应我来上海看她,为什么还会同意我跟她睡一起,全裸
睡一起,还能搂著她,我在她心目中到底是什么?

  就像小晴那时一样,只是一个玩偶么?拉来解她寂寞的玩偶?需要时拉到聚
会上露露面,陪著逛逛街,不需要时完全扔掉?

  可为什么是我?完全可以让小狼陪啊!

  小狼性能力那么强,长的不赖身材又棒,完全拉的出去,为什么不让他一直
陪呢?难道……

  不管怎样,望著怀又呼吸稳定的美人,我深吸一口气,小悠,你是我的,
你这辈子都只能是我的,只要有一点点的希望能赢回你,我都会努力去做!

  看著看著,想著想著,我在小悠额头上亲了一口,她脸露微笑往我怀拱了
拱,姐夫的怀抱,才是最温暖的嘛!

  次日,我们依然像小情侣一样玩耍,第三日,第四日,一连过了一个星期,
我已经坚持不住,晚上睡觉时非拉著小悠要做爱,小悠不肯,我带有哭腔问道:
「为什么你还不愿意给我,我有哪对你不好了么?」

  「没有!」小悠依然笑瞇瞇的样子,「姐夫对我很好,不愿意和你做就因为
你没小狼厉害!」

  「哼!谁知道你是不是用这种方式骗我,让我主动放弃你不跟你做爱,若真
有这么个男人这么厉害,怎么会不跟你住一起,还需要我这个姐夫天天陪你玩么?」

  「哦!」小悠眼神突然变的犀利,「你的意思是,要我把小狼叫来给你看看?」

  「没错!」

  「好的!」小悠拿出手机对著我,「我打个电话他马上就会来,你确认要他
来?要他来给你看看他的性能力,就在我身上?」

  「要!」我沉默了一会硬著头皮回答了小悠,不是想,是没办法,谁知道她
是不是骗我呢!

  「滴滴嘟嘟!」小悠很熟练拨了个号码出去,「喂!小狼么?现在来我这!」
简单几个字挂断了电话,我顿时一阵冷汗,莫非还真有这样的人?如果是真的话,
我真要看著他们两个做爱,看著心爱的人被插?

  「怎么样?姐夫?马上你想要看到的事就要成真了,对此,你心理是怎么想
的?」

  「我!……」我沉默,低著头不敢看她,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哼!自己弱就不要把别人也想的弱!」小悠说道:「我已经答应了姐夫的
条件,那也不是不给姐夫机会,姐夫如果能做到他那样,你想怎样干我,想什么
时候干我,都可以,如果做不到我还能给你个机会,公平的机会,假如姐夫同意
让姐姐跟小狼做爱,我就答应跟姐夫做爱,一次换一次,懂么?」

  「我……」这下我更无语了,这算什么?援交?还是换妻?鸡鸡是天生的,
大小又不能改变,这不是让我超级难选择么?

  「哎!你呀!」小悠像对待老朋友一样拍拍我的肩,「人生并非十全十美,
有些事,不必太追求完美了!」

  「不行!」小悠的话让我一下惊醒,小若,我已经得到了,小晴,也得到过,
就差小悠,怎么能放弃,即使要交换,一次的话还是能接受的吧,「我一定要得
到你!」

  「好!」小悠又恢复笑瞇瞇的模样,「那你等会是找个地方躲起来看呢,还
是光明正大的看?」

  「光明正大!」

  「嗯!」

  没过多久,门被敲开,小狼如约而至,阳光帅气健康是我对此人的第一印象,
另外他穿了身睡衣,应该是还没来得及换就赶过来了吧!上海经常堵车他还来这
么快,不是住的近就是他真厉害,小悠引导我与他交换信息并说明喊他的来意,
他一脸惊奇看著我,「想不到小悠姐夫有这嗜好!」

  靠!什么叫有这嗜好,分明是小悠,居然跟他说我想见识见识他的大鸡鸡,
我什么时候有这种嗜好了,我又不是同性人。

  只是我想还才想,他已经拉下裤子,一看那根,我顿时有种说不出的惊讶,
还才软趴趴的就……我看了看我的再看了看他的,差别还真大!

  「小狼,硬起来让姐夫欣赏欣赏!」小悠双手交叉说道。

  「嗯!」我傻眼的望著那膨胀起来的玩意,这这这,这简直就是机器人嘛,
想大就大,小悠穿的也很正常,好像什么都没做啊!这怎么可能的?这不科学啊!
就这么凭空的,膨胀了起来,越涨越粗越涨越长,最后看起来足足有我小手臂那
么长,粗细至少五厘米,简直吓屎淫!

  「来,姐夫别害羞,拿出来比比,还差多少!」小悠在一旁趁火浇油,我无
奈望著自己的小不点,顿时一点气势都没了,这怎么比哦!

  「怎么?不敢了么?」

  「敢!」我张大鼻孔拉下裤子,结果可想而知,小悠用两根手指捏住抖抖,
「哈哈!哈哈哈哈!姐夫的真是太可爱了,哈哈哈哈!」

  这被一捏,还左抖右抖的,叫人怎能无反应,不一会也「凶神恶煞」,小悠
不知从哪拿来一根皮尺,因为两人都无毛,(这想想很简单,小悠喜欢无毛的,
既然是她男朋友怎么可能有呢!这也更说明一个事,他们两个肯定做过了,顿时
心被伤的狠呐!)很简单就能测量。

  小狼,长23.7,粗16.1. 姐夫,长15.2,粗12.5. 「姐夫,看看这数据,看
看这差距,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么?」小悠收好皮尺看著我,「8.5 厘米长度,1
厘米多的粗度,得多少啊!」

  「哼!」我昂起头不躲闪小悠的目光,「百度上的专家说过,这数据决定不
了舒适度!」

  「好!」小悠那出一个直筒的玩意,我一看就晓得「飞机杯」嘛,「你用这
个,看著我和小狼表演,比比哪个厉害!」

  扑通一声,我跪在了地上,就在小悠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模样,「对不
起,小悠我错了,我知道自己不如人家,但我真的很喜欢你,算我求你,求求你,
不要当著我的面继续下去,那样我会受不了的。」

  「呵呵!你啊你!」小悠蹲下身子抬起我的头,「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要
负责,懂么?」

  「我……」望著她那笑著的美艳的脸庞,我顿时后悔万分,为什么我要不相
信她的话,这几天跟她一起玩耍不行么?非要提出这样的要求,结果呢,自取其
辱还要赖皮。

  也许那句很经典的话说的就是现在的我吧,「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望著依然无语的我,小悠只用一只手就拎了起来,环住我的腰就像个行礼一
样坐在床上,放在她腿上,啪的给我屁股上狠狠来了一下,「你难道忘记要叫我
什么了么?」

  「宝……贝!」屁股上的痛楚远远不及心的痛,我的思绪仿佛回到蔡时,
看著她被孙克余……

  「你不能满足我的事情,小狼来满足我,你为什么还要百般阻挠!」小悠又
在我屁股的另一边狠狠拍了下。

  「我……没有!」

  「那待会小狼要和我做爱,你会很支持很开心的咯,对么?」

  「是……的!」

  「那为什么我看你的样子,一点都不情愿呢?」

  「没……有」

  「那就好好表现给我看,你是怎样支持怎样开心的,懂么?」

  「懂……」屁股一直被打,心却在滴血,但却没有一个人可怜我,这一切
都是自找,都是活该,都是自己想入非非所致,小悠并没有打算这样放过我,狠
狠将那两瓣屁股打的红肿红肿才放开,「懂就好!还记得要叫我什么么?」

  「宝贝!」我顾不得屁股痛,毕恭毕敬像以前一样跪在她脚边。

  「嗯,这样才是好姐夫嘛!」小悠抬起我的脸跟我湿吻了足足五分钟,「那
姐夫快把小悠的穴穴舔开,舔湿,好让小狼干我呀!」

  「唔!」没等我有什么反抗,小悠已经脱掉裤子坐在我脸上,做过爱的穴穴
总有些骚骚的味道,不像以前那样清爽,饱含委屈的我用舌头分开小悠那已经湿
润的淫穴,狠狠插了进去。

  「唔!」与此同时,我的鸡鸡也被一团温暖包围,接著一根柔软触碰著我的
蛋蛋,顿时心惊,「两根舌头,肯定是两个人,是哪个在弄我鸡鸡,哪个弄我蛋
蛋呢?小悠坐我脸上闷住了我不能抬头看,但以这个位置的话,舔鸡鸡的应该是
小悠,舔蛋蛋的,就只有小狼了,莫非他有双性倾向!!!」

  但不管怎样,被一个男人舔蛋蛋,总是很奇怪的事情。

  不一会,屁眼被侵犯,一根润湿的东西缓缓插了进来,我顿时心惊,冷汗直
流,屁眼努力夹紧,这家伙想干嘛!想插我么!那么大的东西插到我屁眼来,
我要被爆裂了么!

  可是,无论我怎样夹紧,那东西依然成功入侵,就像一条泥鳅一样,缓缓往
滑,往滑,我不得不放松屁眼,因为夹的越紧,那根东西越会将肉一起扯进
来,那样反而更疼,既然不能阻止就伤心接受吧!

  待那玩意完全进入后,我才感觉出来是根手指,长长的粗粗的,很熟练找到
我敏区,一挤一按一挤一按,配合著上边阴茎被舔弄的快感,顿时令我欲罢不能。

  我只能用力将舌头伸入小悠穴中,顶啊顶啊顶,就像自己的阴茎一样,顶啊
顶啊顶,鸡鸡不能插到你,舌头也要插爽你!

  果不其然,小悠很快湿漉漉一片。

  就在我要享受屁眼与鸡鸡双重快感之时,后庭内的手指快速抽出,一阵空虚
感居然让我冒出好几滴水,同时我更惊,该不会要用那粗大的鸡鸡干我了吧!就
在此时,那巨根突然出现在了我面前,小悠何时已稍稍抬高了屁股,巨根顶在了
她那粉嫩湿润的穴口,要让我这么近距离欣赏小悠被干么?

  心中惊呼不要,甚至想著,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即使用你那
大鸡巴干我的屁眼也不要干属于我的美穴呀!

  可是,心又在想,这么粗大的鸡鸡,干进美穴中,是怎样的享受,是怎样
的美景,是怎样的……令人兴奋不已!!!

  「唔!」不知是那小狼故意还是小悠穴口太湿太滑,巨根居然顺著我嘴与小
悠穴穴中的空档插了进来,挤压著我鼻孔与小悠的阴蒂,小悠立刻娇呼一声,
「姐夫,你没长眼啊,还不快扶好小狼的鸡鸡,让他好干我!」

  我!我!我!我当时觉得自己完全蒙了,像被下了什么药一样,赶紧的抓住
小狼的阴茎,好粗好硬,怕小悠穴口的水不够,另外一只手还小心分开她的穴口,
让小狼的鸡鸡可以轻松插进去!

  「哦」「哦」「唔」!三人同时发出呻吟,小悠那被一下塞满的满足感令其
哼哼,小狼鸡鸡被美穴包裹的舒爽令其哼哼,我则因为鼻子眼睛都被随之而来的
蛋蛋打的哼哼!

  巨根开始了抽插,将穴肉完全带了进去,阴唇像被阴茎吸住一样卷了起来,
出来时带著满满的淫水,使其油光滑亮,仿佛都能看到水滴挂在上边,令我有想
伸舌上去一尝美味的冲动。

  抽插进行时,小悠一口将我龟头含在嘴,咬住,我抱住小悠的屁股大喊,
「啊!宝贝,疼疼疼疼疼!」

  「不疼,哦~ 」小悠松开嘴说道:「小狼,舒服的,插著,小悠,姐夫却,
得,受疼!」

  我顿时无语。

  「姐夫,看到,小狼的大鸡鸡,插著小悠,开心么?」

  「开心!」我几乎咬牙切齿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姐夫最喜欢,小悠,被大鸡鸡,插的舒服了,对么?」

  「对!」

  「姐夫,真是个大混蛋!」小悠又一口含住我龟头,洁白的牙齿再次一咬,
疼的我紧握双手,女人为什么这么奇怪,顺著她的话说不好,不顺著她的话说又
不好,难以琢磨!

  「可恶的姐夫,自己用双手抱住双脚,我要打你屁股!」

  小悠说完我只能照做,还得用力弯曲让屁股露出很多,接著小悠一边被小狼
干一边拍打著我两瓣屁股,下手毫不留情,疼得我眼泪都流了出来,望著心爱的
人被别人干,自己还得挨打,打的同时小悠还把一根弯曲的假阳具塞入我屁眼之
中,顶著敏区,这一拍一拍的震动通过假阳具传递到敏区,小悠一直含著我的龟
头,时而舔弄时而吮吸,待我冒水时会又咬一下,令我不知是快乐还是痛苦。

  小狼的体力还真不是盖的,我们这样躺在地上他等于要跪著插,居然进去没
一会就开始梦快速抽插,一口气插了足足有十分钟之久,插的那穴口淫水泛滥,
白浆还顺著滴到我嘴才罢休!其实还并非要罢休,是小悠实在爽的一塌糊涂喊
停他才休止。

  「姐夫,看到没,这才是做爱,这才是小悠想要的,看明白了么?」

  「嗯嗯!」我连连点头,小悠此时已经坐在了床上,分开腿对我招招手,
「过来把小狼伺候我的成果舔干净!」

  一阵稀哗啦狗舔稀饭后,小悠站起了身子,「姐夫去边立正站好!」

  「哦!」

  站立在那就跟衣架一样,若不是那根鸡鸡竖著,别人还以为是个雕塑,小悠
走过来抚摸著我阴茎,「姐夫看到我被别人干,清理干净成果期间,一直都是硬
著的,姐夫真的很喜欢这样嘛!」

  「我!」咬著牙齿,「可以说不喜欢么?」

  「不可以!」小悠摇摇头将我阴茎往上一掰,使其紧贴在小腹上,然后把她
的小腹也贴了过来,脚很自然踩在我的脚上,这样两人身高才有些差不多,「姐
夫抱紧我!」

  「嗯!」我环住她的腰,使我们两人的小腹紧贴在一起,硬著的鸡鸡被两边
一挤压,兴奋的抖动了下。

  「小狼,干我!」

  「嗯!」

  小狼开心的跑过来,用双手分开小悠的屁股,大鸡巴顺利顶了进去,我被压
在中间的阴茎很轻松就能感受到那巨根的进入,隔著小腹与我的阴茎间接摩擦,
令我兴奋度顿时上升。

  「姐夫!」被小狼干著的小悠面红耳赤望著我,「小悠漂亮么?」

  「漂亮!」我猛吞一口口水,这样的小悠真是漂亮极了。

  「漂亮的小悠,只能被别人干么?」

  「这?」我不晓得怎么回答她。

  「姐夫,想干我么?」

  「非常想!」

  「要不,待会你打个电话给姐姐,让她也享受享受小狼的大鸡鸡?」

  「我……」脑中出现两个恶魔,一个说赶紧这么做,一个说这怎么可以,老
婆已经是自己的了,怎么能送给别人干?

  望著无法做出抉择的我,小悠微微一笑,上半身贴紧我的身体,「姐夫吻我!」

  湿吻持续好久好久,小悠吻我时因为下体的快感令其忍不住哼哼,热气不断
扑进我鼻中,因为舒服她还不自觉吸紧我舌头,大奶子在我胸口蹭来蹭去,虽然
全身重量集中在脚上令其有些疼痛,但快感很快就将其淹没了。

  又是大力抽插,我因为被挤在最面能明显感觉到那股压力,又是数十分钟,
小悠颤抖著身体软下去,若不是我抱紧她还会跌坐在地上,接著依旧是我将小悠
放在床上清理下体,咸咸的淫水黏糊糊的白浆,待其休息一会后,小悠要求我趴
在地上,她骑我身上要求小狼继续干她!

  这个姿势使得小狼的蛋蛋不停击打著我的屁眼,而屁眼还塞了个假阳具,
被拍打时不断刺激著我的敏区,我还得不松懈支撑小悠全部的重量,完全一副受
苦受累的样。

  小悠被插,快乐俯身抱住我,两只手捏著我的乳头,就不让我好过,还时不
时咬咬我背上的皮,哎!

  又是十几分钟大力抽插,插的我身体都要软小悠才满足,再次为其清理好下
体,小悠才满足,摆手示意小狼可以回去了,他也不多说什么,吻了下小悠的脚
背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望著一脸满足的小悠,握著硬得厉害的阴茎,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怎么了姐夫?还不睡觉么?」小悠坐起身子笑瞇瞇看著我。

  「我,这个!睡不著!」指著自己坚挺的阴茎,不好意思说道。

  「哦……」小悠舔了舔舌头,「手淫嘛!让自己射出来不就行了!」

  「可是……」我一脸苦恼,现在的我手淫,哪能射的出来呢?

  「不用可是!」小悠用脚趾勾住床边脱下的黑色小内裤,「姐夫闻著小悠的
内裤不就能射了么!姐夫还要射给小悠看,你难道连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了么?」

  她的表情看起来很轻松,眼神却非常犀利,看的我心虚不已,只能泱泱的上
前捡起那条内裤,翻到裆部对著自己的鼻尖,一吸,骚骚的味道。

  「姐夫快动起来呀,小悠就猜到姐夫会受不了,特意为你准备了这条内裤,
这可是我穿了好几天的,每次尿完尿还都没舍得让姐夫帮清理,为的就是让这内
裤上留下更浓的味道,姐夫,怎样,好闻么?」

  「好!好!」我不住点头再次狠吸了下内裤上的味道,脑中幻想著刚刚和小
悠做爱的是自己,阴茎一吸一吸,这样可以让自己更快射精。

  「姐夫快加油!看小悠的穴穴,好像被插的红肿了,不晓得要多少天才能恢
复呢!」小悠掰开自己的穴穴,对著我,还用手指抚摸著阴唇,一脸害羞的模样。

  「嗯嗯!」我死死盯著那,集中精神,脑子一直幻想著和小悠做爱的情
景,闻著内裤上骚骚的味道,阴茎一吸一吸,更快速套弄自己的阴茎。

  功夫不负有心人!持续了好几分钟,射精意愿才冲上脑门,小悠见我变紫的
龟头意识到我要高潮了,一下冲过来扶住了我的阴茎,手掌握住龟头开始快速的
摩擦!

  本就要射了,龟头突然受到巨大的刺激,能不射么!一波一波又一波,射的
满足了,射的爽了,小悠依然不停用手掌摩擦著我的阴茎,射精时的龟头超敏感,
被摩擦时的感觉超超级痒,那股痒让我阴茎一直抖动却无法射出东西,加上精液
的润滑,用粗俗一点的话说,「我简直痒的要死要死!」

  「啊啊啊!小,小悠,停,停,啊啊啊!」

  小悠不理我,自顾自依然快速的摩擦,摩擦的痒让我的人整个都有一种要升
天的感觉,很快,才过了几十秒的时间,我的阴茎再次开始喷射,而且阴茎是处
于疲软的状态的喷射,疑惑说流精比较确切,根本无法控制住的流精,精子流出
后紧随而来的是黄色的液体!

  尿!

  我被这么弄得尿失禁!

  太匪夷所思!

  极度兴奋过后是极度的疲软,被放过的我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著气,除了力
气我连精神都无法集中,小悠将我抱进了浴室,一起来了个鸳鸯戏水,当然,是
她戏我,我毫无抵抗。

  回到床上,我们互相搂著睡觉,小悠枕著我的手臂把玩我那暂时硬不起来的
阴茎,「姐夫,刚刚感觉怎样,是不是真心爽呀?」

  「没有!」我一只手垫在她脖子下,另外一只手抓住那无法握住的大咪咪,
揉捏搓弄,「一点都不爽,只能看不能干,心憋的慌,还特羡慕小狼。」

  「嘻嘻!」小悠说道:「那姐夫什么时候叫姐姐来呢?」

  「不叫!」我义正言辞。

  「可以让姐姐尝尝小狼大鸡鸡的滋味哦!」小悠一只手搓龟头,一只手抚摸
下边的两个蛋蛋,「姐夫的那么小,姐姐肯定没能够舒服吧!小狼的鸡鸡可是能
顶到子宫的,那种一开始有点痛,但后来超级爽的感觉,姐姐试过后肯定欲罢不
能,还有被大鸡吧塞满的充实感,最主要的是小悠还能品尝到姐夫鸡鸡的滋味,
虽然小,还不够持久,但也很可爱不是么!」

  「嗯?」我脑子浮现一个画面,小若被小狼抱著,狠狠的插插插,小若舒
服的大叫,小悠则在旁边被我压在身底下,我和小狼一人抱著一个女人,她们还
一边亲吻一边被我们两个一起插,插过后再换过来插,再再再……

  想著想著,我下体急切硬了起来,一定很不错!

  「姐夫光想想就硬起来了,为什么不尝试尝试呢,身为男人最快乐的事是能
给心爱的人快乐,你这样做并没有什么不对,相反姐姐肯定还会更爱你,让她尝
试到世间最美的东西,对么?」

  不可置否,我内心的天平已经掉向小悠这边,她的话不但诱人还很有道理,
最主要是与我形成了共鸣,可以插小悠的共鸣。

  「而且这样的话,没有小狼的时候还能……而且,说不定小晴也会因为这个
爱上姐夫呢~ 」

  「我……」

  「今晚也不早了,明天赶紧打电话给姐姐吧!」

  「奥!……」

  一件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晚上,小悠似乎很开心,用嘴伺候了我好一会,当然暂时射不出来了,然后
我们都睡了,抱在一起,鸡鸡被她的手抓住,晚上我还做了个春梦,梦见和三个
女人一起玩耍,她们一起伺候我……

  第二日,打电话给小若,我直截了当说出了心事,小若沉默了好一会,最后
答应道:「好吧,只要老公你开心,我会愿意尝试的,待会跟妈妈说一下,看看
什么时候去你那,老公我爱你!」

  「我也爱你!」不知为何,说出这样的话挂掉电话后,我心依然有些赌的
慌,但想到小若一来,我就能干小悠,心突然释怀了些,很多事情,不尝试过,
或许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走一步看一步吧!

家庭乱伦

分享到QQ空间 QQ空间
分享到推特 Twitter
分享到飞机TG Telegram
分享到Facebook Facebook
分享到微信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