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青自白

强奸小说系列合集

【 游艇上的强奸 】【 《淫贼入室强奸反被学生妹用脚搾干》 】【 我终于被网友强奸了 】【 女律师在电梯被强奸 】【 第一次面试被强奸 】【 因为迟到而被强奸 】【 突发强奸案 】【 强奸女同事 】【 女友咏诗在火车上被强奸 】【 温柔地强奸我 】...

杨小青自白(1)我的第一个外遇

杨小青自白(1)我的第一个外遇 我叫杨小青,今年四十二岁,现住在加州旧金山南的矽谷。从台湾的大学毕业之后,我和现任丈夫结婚,次年就随他一同到美国留学;然后定居下来,生了两个孩子。女儿现在在纽约读大...

杨小青自白(19)巴里浪潮-诱奸、强奸、淫虐

我在巴里岛住的“睡莲花塘”,虽然只是一家总共不过八、九间茅屋别墅的小客栈,但设备与服务皆为水准以上、相当不错。而且地点就在热闹的雾布村里、出入十分方便,不论暂住或久呆都很理想。   他们每天为住客提供的早餐,开在面向一片稻田、几个茅顶凉亭组成的花园餐厅里;当然也应要求送到房间。不过大多客人,包括我在内,都喜欢到这颇有情趣的花园用餐,可以边吃、边享受乡村美景蕴育生机的宁静;还能同时欣赏由隔邻一家传统音乐学校,传来老师与学生弹奏悦耳的 里民族音乐。   而夜宿茅屋的客人,陆续来用餐,彼此交换笑容、友善地招呼、相互结识;使我们更觉温馨。尽管早餐食物花色不多、口味也极普通,但吃得却很愉快。...

杨小青自白(6)初识「现任男友」

跟方仁凯认识时,是我刚搬来加州不久的事。   那天早上,我到旧金山机场,接由台湾飞来的丈夫;因为抵达机场时间尚早,便在候机大厅的座位等著。那时,就感觉有个东方男人,在不远的椅上,朝我这边盯著瞧。我还以为是个认识的老中,对他回渺了两眼,又在脑海里搜寻了一遍,但怎么也想不出他是谁;便没再理会,只自顾翻阅一本带来消磨时间的小说。   在飞机场被男人盯著瞧,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可是这次却引起我心中微微震撼,产生一种复杂的反应,使我想镇定下来看小说,都有点心不在焉。...

杨小青自白(2)心里盼望的男人

我跟第一个外遇的男友李桐发生性关系时,才三十出头。本来以为,有了情人,感情和肉体上的苦闷获得解脱,就不会再需要自慰了。但出乎意料之外,我发现,跟男友上过床之后,自己的性欲反而愈来愈强烈,愈来愈无法满足;结果,自慰的次数不但没减少,却更增加了许多。   我试著对自己解释说∶因为男友是个有妇之夫,不可能天天都与我约会,所以我跟他见面,不但总次数不够,每两回见面之间等待的时间也太久;以致搞得自己精神上总是处在盼望过度殷切、和经常想要、却又得不到的失望中。...

杨小青自白(13)秘密心事-惶恐、响往及淫乱

��「现任男友」方仁凯尚未搬到加州的那段日子里,我除了心理不正常、生活无秩序之外,身体也总是怪怪的,老以为自己有病、却说不上究竟得了什么病;只感觉不舒服。更...

杨小青自白(3)期待幽会时的难耐

因为跟李桐的约会,见面次数总是不够,而且总那么匆匆忙忙的,每次都无法真正感到满足。以致最后我终于忍不住了,乘丈夫还在台湾,孩子们都在夏令营的机会,挺而走险策划请他到我家来渡一个三天两夜的周末。当然,我也先安排好,放了管家一个长假;如此我若大无人的家,只有我跟李桐两人,就可以完全不受干扰,尽情享受彼此了。...

杨小青自白(18)巴里岛的浪潮-男妓

  在巴里岛「睡莲花塘」的第一个晚上,因为刚从意大利长途飞行抵达;加上傍晚看完猴子舞,又让按摩师吉吉通体推拿之后,步回客栈; 进房间,就感觉全身乏力,于是匆匆洗了把脸、更衣上床。   身子虽极度疲累,但经过按摩、覆抹火山灰、和花瓣盆浴,穴道已完全打通、筋骨肌肉也都放松,可以说相当舒畅;但脑子仍然不停打转∶回想今天遇到的每个男人的长相和身体;当然,也包括只触摸过、却没真正瞧见的,吉吉的阳具。而脑中浮现的男性,人人皆围著纱笼,以致阴部的凸出总是不很明显。我左翻右转,怎么也睡不著;再看看手表,已是深夜十一点半了。   突然听见屋外传来人声;下床掀帘窥视,见一男、两女正走回隔邻的茅屋,嘻笑声中夹著日文。我看不清他们的脸,只辨认得出∶那长发的女子个儿矮小、短发的个子较高,从两人外型一眼就可确定是日本女观光客;而头发扎成马尾、围纱笼的男人,体格很健壮。大概是懂日文的当地男人吧?...

杨小青自白(8)我的「另一面」

 尤其,我现在虽有了「情人」、有了「心灵的伴侣」,但两人却不住在同一个城;要靠鱼雁往返、摇控按钮的方式才能传递感情。   仅管方仁凯在信里、电话上,总讲他爱我、我也说我爱他;像两人心中只有彼此,没有别人;但我老觉得自己绝不是他唯一的女人。莫名的犹豫、疑窦常在心中搞怪。而经常狐疑,更使我变得提心吊胆、忖忖不安。认为他对其他女人也一定有兴趣;会很快就对我感到乏味、另结新欢┅┅   但是我问又不能问、侧面探也探不出苗头。每次一讲到「别的女人」,他就会叫我别想。说∶反正过去的已记不清。说∶只要我享受,何必管他经验是打那儿来的呢?总而言之,方仁凯要我把握现在、当下。...

杨小青自白(14)我“性记录”的交待

 各位好!在继续讲述下一篇自白之前,容我先交待一下这几年来,先后发生的情事经历,好让读者有较清楚的概念;也更充分了解我人生的成长过程∶   我现年四十二岁、已婚,有一儿、一女两个小孩,丈夫是位经常住在台湾的大公司、和企业集团的大老板、生意人;而我,在美国加州的矽谷定居,也将近八个年头了。   从美南搬到加州前的两年,我就有过初度外遇;对象是任职于丈夫在美国的分公司、名叫李桐的一位老中。跟他好过一年多之后,我们的关系就淡了,加上自己搬家,这段情就没再继续下去。(跟他的故事,在自白的1至5集中,有较详细的叙述。)...

杨小青自白(5)迎宾入室

今天,终于是礼拜五了!   早上,李桐到办公厅途中打电话给我,说他从昨晚收拾行李、到今晨上路前,脑子里一直都在想我;想到今晚两人见面,和跟我亲热的情景,整个人都飘飘然的。听在耳中、高兴在心里,我就问他想的时候,有没有硬?有没有亢奋?  他说有是有,可是,睡觉的时候被他老婆摸到他硬硬的东西,就央求非要他履行丈夫义务不可;还说因为要小别两晚,所以得先安慰安慰她才行。拗她不过,他就只好照办了。   听了心里突然觉得好想哭,但我没掉眼泪,只呆呆地保持沉默。他大概也察觉我反应不佳,立刻解释说∶他完全是安抚老婆,才不得已尽义务的。而且他为了保留精液给我,连精液也没喷,就很快结束了。...

杨小青自白(21)巴里浪潮-伟阳大哥哥

在“睡莲花塘”的花园餐座上用早餐时,店小二一直朝我这边张望,而瞧我的眼神充满暧昧,好像他已经知道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令我浑身不自在、坐立都难安;无心早餐,随便吃了两口就想离开。   抹完嘴、丢下餐巾,往客栈门外走,经过柜台时,我眼睛也不看他,只说∶「我去散散步,一小时内回来!」目的是让店小二告诉老板我的行踪,免得伟阳他如果正好来找我、见不著而担心。...

杨小青自白(16)意大利-古城荒淫

  与丈夫在意大利渡假的行程全都是我细心安排妥的。可是,抵达罗马之后,原订的好几个游览名胜机会,丈夫却不参加。原因是他需要为生意上的事,守在旅馆里;等候、发送传真、作越洋长途电话交涉;加上他所带的随身电脑,还没完全「无线」化,只有接在旅馆的电缆线上才能操作,所以根本走不开。   结果呢,除了由罗马往拿波里的那一程,及参观完古城、在苏连多过两夜、再沿「阿麾菲」滨海公路赏景之外,每日参观景点的游览活动,几乎全是我独自随著早接洽好的旅行社派专车、专人导游去的。...

杨小青自白(15)旅途中的秘密-香港

      这个暑假,我由加州先回台北,与丈夫和他家人相聚了一周;然后和他同往香港、意大利度两礼拜的假,回程再到巴里岛休息、徜徉三五天,最后打道台北返美。   在台北时,除了参加应酬、与几位老同学约见过一面之外,我那儿都没去。照以前,一定会不耐老呆家里而闷得发慌;但这回,丈夫尽日忙他的生意,无暇顾及我的存在。倒使我因为见不到他,反而乐得不受干扰、独自清静了几天;多想想自己的事。   从加州返台前的三天,我还去见了一次心理医师;跟他道别,并谈一谈自己这个暑期的计划。主要结论是∶我应该在开始为自己而活的「新生活」中,尽量抛下束缚,做一切想作、及喜欢作的事,使自己真正体会出“快乐”的感觉。...

杨小青自白(23)我与征信社的侦探摄影师

由巴里岛返回台北那天,心情坏极了。原因当然是与「大老板」伟阳分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见。而前往登巴萨机场途中,我俩沉默无语、充满离情别绪的怅惘,更是令我难受;临下车时,几乎连腿子都提不起来。   我喉头梗噎,眼中热泪欲滴,还是伟阳温柔拍拍我肩膀、在我耳边说他永远记得这几天,我对他感情的真挚、及所带给他的快乐;使我内心...

杨小青自白(11)我爱「轻狂少年」

 事情是这么发生的。   礼拜六早上,天还没亮,就接到丈夫由台湾打来的电话,要我把一份关于搬家前后的开支转为公司成本的文件,立刻找人公证、快递回台北。我说我们常用的那家律师楼周末不上班;除非进城找唐人街的律师办才行。而他马上就光火、大声地吼著∶   「跑趟城里有什么了不起,又没叫你去死!┅人懒┅也不能懒成这样啊?」   「好嘛∼!人家┅去就是了,何必骂人呢?┅」我应得心都酸了。   「事情火急啊!又不是不懂,公司里上千人都卖命加班,只有你┅叫不动!」...

杨小青自白(20)巴里浪潮-欲海

 在雾布村“睡莲花塘”的第三个晚上,被客栈小开山姆诱奸了大半夜,最后因为弄出提前到临的经血,吓得他匆匆抛下狂欢助兴的道具、和对我肆虐所用的工具,落荒般地逃之夭夭、不见人影,丢我一个人在被褥、衣衫零乱不堪的床上伤心欲绝,昏昏沈沈地跌入梦乡。   直到次日晨曦射进房里,睁眼瞧见窗外透入的一片绿意,才如从恶梦苏醒,觉得好过些。扔掉手中握了一夜山姆临走前留下的字条,拾起被利刃割裂的黑纱衫裙、塞进购物袋,准备外出时扔了它。...

杨小青自白(4)难以置信的意外

因为李桐也是个有妇之夫,我们很不容易相聚在一起,经过一、二十次在旅馆里,匆匆忙忙的幽会,我终于决心邀请他到家里来,和我共渡一个周末。我还建议他用公司派他出差为借口,告诉他老婆说礼拜五下班后,他必须直接搭飞机,到洛城参加一个为期三天两夜的会议,要礼拜天晚上才能回到家。   今天是礼拜四,我殷切盼望的日子,就在明天了。   早上,和李桐才通完电话,还没起床,就接到丈夫打来的越洋电话。他说台湾又发生了一椿绑架勒索案,歹徒掳走台新公司刘老董的孙女儿,威胁要一亿元的赎金,否则就要强暴、杀死这无辜的高中女生。台新的刘老董隔天立刻如数付了款,赎回幸未被沾污的孙女,才保全了她的完壁。...

杨小青自白(9)「现任男友」重逢与苦涩之情、羞惭之欲及愧疚之爱

电话上,方仁凯问我∶ 「小青,等了这么久才能跟你见面,开心吗?」 「还用说,当然开心啊!┅┅对了,凯,我在这儿住了大半年,总算把矽谷都搞熟悉了;到时候,可以带你去好多好多地方。┅┅你┅喜欢去那儿呢?」 「那里都行,只要跟你在一起。」觉得方仁凯答入我的心嵌,就更兴奋地说∶ 「可以去山顶公园啦、大学路、博物馆啦┅┅还有┅」脑中想著更多的地方...

杨小青自白(22)巴里岛浪潮-最后的情涛

��到雾布的第五个黄昏,终于下起雨来。“睡莲花塘”的庭园餐厅中,仅有的四张餐桌都坐满因为天雨而不能出去玩的游客。可大家也不显急躁,看书的看书、聊天...

杨小青自白(7)「现任男友」的热情

我和「现任男友」方仁凯在旧金山机场偶然相遇,却直到一年半之后才与他初度发生性关系,反映了我跟李桐的婚外情变质之后,心中的迷惑与犹豫。茫然面对生活里没有男人陪伴、感情毫无著落的日子,几乎不知如何自处。在极度低迷的情绪下,我充满了无助的失落感。(这段日子中发生的几桩事,以后有机会再写成自白。)...

分享到QQ空间 QQ空间
分享到推特 Twitter
分享到飞机TG Telegram
分享到Facebook Facebook
分享到微信 微信